doraaaaaa

【ES/五奇人】正常吃火锅也不是很难嘛

Liny-凌栩:

# 五奇人
# 今天也在欢乐地OOC
# 500fo点文


正常的吃火锅也不是很难嘛


零:日日树君好慢喏。
夏目:奇怪,涉哥哥应该不会迟到的呀,我打电话给他也没人接……
奏汰:涉,没问题吗?
宗:电话都打不通,反而觉得他像是故意的。
零:吾辈也赞成。
奏汰:pukapuka~
(叩门声)
侍者:打扰了,几位的茶……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
零:没有了。
侍者:好的。
零:等等,汝还要去哪里喏?
侍者:诶,先、先生?
夏目:零哥哥现在看上去就像在骚扰别人一样喔?
奏汰:puka~坏孩子~
侍者:先生……您这样我很困扰的……
零:喂……
奏汰:零,侍者「小姐」要哭了哦?
夏目:零哥哥,没想到……
侍者:请、请问有什么事吗…能不能先放开我的手……
零:…汝们,算了……哼,进了这个包间没点表示想走吗?
夏目:唔啊——居然……?
奏汰:pukapuka~
侍者:等、等等……不要靠过来……到、底要做什么……我什么都没有!
零:没关系,只需要把汝的身体交给吾辈就行了。
宗:……差不多够了啊你们!
零:哦呀?斋宫君如此烦躁是为什么呢?
夏目:宗哥哥是想插一脚吗?
宗:演过头了一点都不好笑,别闹了,快点给我恢复正常!
涉:Amazing☆!还是这么不解情趣呢,宗!大家好,你们的日日树涉登场了♪~
零:日日树君,汝下次扯衣服能不能斯文点,都甩吾辈脸上了。
奏汰:盘子,很危险puka~
夏目:涉哥哥还是这么随意啊……假发都差点被丢到锅里了。
涉:呼呼♪~这点程度不算什么!很快就能搞定~
宗:等你很久了,怎么这么迟?
涉:哦呀哦呀♪~,其实很早就出门了,结果看到一家很奇怪的店,想着“这是什么啊真是Amazing☆”就进去逛了一圈!
夏目:诶,那电话呢?没听见吗?
涉:嗯……?啊,手机放在包里了,可能那时候正好在玩那个幽灵耳机所以没听见!
涉:呼呼♪ ,作为迟到的赔礼我给你们买了礼物喔,请~
宗:这是什么啊?像什么东西的零件一样,意义不明。
零:给吾辈的是笛子吗?
奏汰:鱼,好「奇怪」呢,puka~
夏目:我的好像是望远镜……嗯?原来是万花筒啊。
涉:呼呼,你们绝对会大吃一惊的♪~
涉:宗的是做结绳用的,另外还有缠线收线的功能,旋转的时候还有音乐☆~
宗:……更加意义不明了。
涉:零的话,吹一下就知道了☆
零:直接吹吗?吾辈总有种奇怪的预感。
零:〖布谷!〗
零:〖笨蛋!笨蛋!俺是笨蛋!〗
零:……
夏目:噗…零哥哥哈哈哈……
涉:Amazing☆!效果意外的好呢,零,很适合你♪~
零:日日树汝别躲在逆先君的后面,出来!
宗:好烦啊你们……等等,什么声音?
奏汰:♪ ♪♪ ~ 好「开心」,pukapuka~,我要和朋友一起唱歌~
涉:Amazing☆!奏汰上手很快呢,顺带一提,虽然看上去是一只盘子上的咸鱼,但实际上是个音乐播放器,可以下载其他音乐喔♪ ~
宗:特意做成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……
奏汰:pukapuka~
涉:宗是不能理解惊喜的人呢,真是可惜~
涉:呜哇啊!居然被零偷袭了!头发被打成死结绑在椅子上了!大危机!
夏目:对其他人来说是,涉哥哥的话,明明不用手就能解开啊。
零:无论看多少次都不明白这头发到底是什么构造啊。
涉:哼哼!再多好奇一些吧,无论是倒茶还是握手都可以!
奏汰:头发君,你好~
宗:喂!别把这么奇怪的东西凑过来啊!
零:啊,火锅开了,差不多别闹了喏?好好坐下来吃吧。
零:逆先君麻烦帮吾辈拿一下那边的碟子喏。
夏目:好的,奏汰哥哥要酱油吗?
奏汰:谢谢,小夏~
宗:你们要喝什么吗?
零:吾辈要番茄汁。
宗:鲜榨的啊,那要叫一下服务生了。
零:唔,那吾辈去叫吧,其他人有要什么的吗?
涉:我要热带混合果汁☆~
宗:牛奶,让他们加热一下。
夏目:啊,零哥哥我和你一起去——
零:好喔,逆先君真是好孩子喏。
涉:哦呀~,宗这个时候也在吃面包吗?不考虑品尝一下火锅吗?
宗:我还是比较习惯这样。
涉:真是可惜呢……等等,奏汰,你在做什么呀?
宗:等、等等!别把东西一股脑的倒进去!
奏汰:朋友们不喜欢「离开」水,奏汰也饿了,pukapuka~
涉:呼呼,真是有奏汰的风格啊,不过这里姑且还是不行的♪~
涉:虾君鱼君螃蟹君章鱼君……,谁都好,奏汰的朋友们,请一个一个地按顺序来吧,不要拥挤,大家都有份☆
宗:…这又是什么把戏啊!
奏汰:在跳舞喔~好开心puka~
夏目:我们回……诶?
零:又出什么事了喏?
零:唔啊,吾辈是老眼昏花了吗,谁可以告诉吾辈为什么锅里的海鲜正在往盘子里跳?
涉:这样就没问题了~你没有老眼昏花哦零,我还可以再不可思议一点……Amazing!我能让桌子上所有的菜都起来跳舞☆~
宗:快住手。
夏目:……总觉得看完会没心情吃饭呢。
零:总之捆住日日树君的手比较好?
涉:呜哇啊!这么粗暴的对待!好受伤!但是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停止的!
奏汰:零,涉没有「捣乱」喔,pukapuka~
零:真难得喏,深海君帮日日树君说话了啊,那就算了吧。……给,你们要的饮料。
宗:谢了。
涉:非常感谢☆
夏目:诶,等等,奏汰哥哥那个还没熟啊……
奏汰:唔哇……?
夏目:还好没吃下去……
涉:呀呀,奏汰,让后辈担心是不行的喔?现在还不能吃,再多等一会儿吧♪~
奏汰:唔……我知道了,不要摸我的头啊涉。
夏目:宗哥哥不打算吃点吗?
零:对哦,难得和大家一起出来喏。
宗:这个,还是算了吧。
涉:担心美丽的话,就请由我来我负责凹造型吧☆
涉:你想要什么?三角形?圆形?正方形?还是雪花型面包型?……Amazing☆狮身人面像我也可以做到!
宗:……
奏汰:宗——,啊————
宗:等、等等……什……啊……
涉:呀呀♪
零:啊。
夏目:啊……
夏目:啊啊,吃进去了……
宗:……嗯。
奏汰:我的朋友,「味道」怎么样呢?pukapuka~
宗:还…还行……
奏汰:pukapuka~
涉:呼呼呼,不愧是奏汰呢,一击必杀☆~
夏目(小声对零):说不好吃会被削吧……?
零(小声对夏目):会被深海君哭着用手……
零:嘶?!…对老年人这么粗暴可是会出事的喏……
奏汰:puka~零,「吐泡泡」的声音我听到了哦~
夏目:哈哈哈哈……
??:〖布谷!〗
??:〖笨蛋!笨蛋!俺是笨蛋!〗
零:……?!
夏目:噗……
宗:是涉。
涉:是你的日日树涉☆!~
零:逆先君,深海君,有劳了。
奏汰:嘿呀!抓住涉了puka~
夏目:我抓住他的手了!
零:坚持一下,吾辈马上就好!
涉:什么,这样就想抓……
涉:呀,呀奏汰轻一点……!脖子!
宗:……零你在干什么?
零:呼呼呼~斋宫君出来得比较少,所以不知道喏,这是惩罚喏。
奏汰:捣乱的坏孩子就要接受「惩罚」,pukapuka~
夏目:随便加调料做成一碗地狱酱汁然后灌下去,很魔法呢♪~
涉:呀呀,魔王大人,放那么多芥末和醋,是迫不及待看我出洋相吗☆
涉:夏目君也拿出相机来了啊,真是令人期待♪~
零:kukuku……,痛苦只会有一瞬,接受愚弄了暗夜的魔物的惩罚吧,日日树君♪
涉:……唔唔!
夏目:〖咔嚓!咔嚓咔嚓!〗
奏汰:「结束」了,pukapuka~
宗:……
宗:他怎么了?为什么突然蹲在角落?
零:可能是被这份美味感动了喏。
宗:……怎么感觉很糟糕,你加了什么进去?
零:吾辈想想……应该是醋,蒜,辣椒油,芥末,香油,砂糖和盐吧。
宗:……
奏汰:零,对「惩罚」很拿手,puakpuka~
宗:能让那家伙变成那样的原因也终于算是明白了……
夏目:涉哥哥,水。
涉:呜呜实在是太奇妙了……我好像刚刚才从奇怪的地方回来!眼前还有非常多的鱼板在飘!
奏汰:唔……!鱼板~?
零:汝到底是去了哪里喏。
夏目:面条好了哦,哥哥们要吃吗?
涉:啊,痛饮了饮料之后感觉身体都凉掉了!想要活动好像又会招致悲惨的对待!所以请给我食物来燃烧动力吧,麻烦了夏目君♪~
夏目:好的好的,涉哥哥要一碗。
零:吾辈自己来就行……已经盛好了啊,逆先君真是乖孩子,乖乖♪~
奏汰:小夏小夏~我也要吃~
夏目:好好,海鲜也都夹进来啦。
夏目:宗哥哥呢?
宗:……既然都已经吃过了,那么我也来一点点吧。
宗:只是陪你们的,仅此而已。
涉:真温柔呢,宗♪
宗:你闭嘴。
涉:我才不会闭嘴呢~不会说话的日日树涉才不是日日树涉☆
涉:哦呀,有调皮的螃蟹君和鱼君在这里呢,奏汰,给~
宗:……
奏汰:pukapuka~谢谢涉,宗~
零:吾辈这里也有喏,来♪~
奏汰:好多好多「朋友」,好开心~pukapuka~
奏汰:……不过,大家都不吃,明明「朋友」很棒的不是吗?
夏目:因为奏汰哥哥比较喜欢海鲜啦。
奏汰:唔哇。可是我也喜欢大家啊。
奏汰:还是,来一起吃吧puka~
夏目:啊……奏汰哥哥……
涉:真是令人感到治愈的温柔呢,那我们就不客气地享用了~
零:说不出的欣慰感喏,吾辈还真是老了吗?这份情谊吾辈也不客气了♪~
宗:……味道不错。
奏汰:小夏小夏~啊♪~
夏目:等、等等…别喂我啊我不是小孩子……唔唔……
涉:夏目君夏目君~再来,啊~
零:逆先君,来,张嘴♪~
夏目:……?!
宗:……喂。


一点点小插曲
宗:……啊,果然会这样,包间的湿气变得很重了。 吃火锅这点还是很讨厌的,还好有先见之明。
涉:看起来是呢,湿气没有骚扰到mado小姐真是太好了。
宗:『多亏了宗君呢~,谢谢日日树君的关心。』
涉:不客气~美丽的mado小姐,看到你如此精神我也很开心☆
夏目:啊…头发确实也变得有点黏黏腻腻了……
涉:哼哼,就算这样我也是早有预料,统统交给我吧☆,爱与惊喜的时刻,来吧,挑你们喜欢的来! ♪~
零:……这是什么?
涉:哦呀?魔王大人连这都不知道吗?
夏目:这是……荷叶帽,浴帽,发夹,发绳,脸盆,塑料袋还有……鞋套?
零:不,吾辈当然是知道的。可是汝到底把他们拿出来干什么……
涉:这种简单的事——☆就像这样!
宗:……你是来搞笑的吗!
涉:但是这样头发就不会被弄潮了!看,一点都不会!多么的Amazing☆,来吧,来吧,大家一起——
零:容吾辈拒绝。
夏目:我也不要。
奏汰:好像很愉快的样子puka~我也要~
涉:为您服务☆
奏汰:嘿嘿嘿,虽然和涉的不一样,但是总觉得很有趣~pukapuka~
夏目:奏汰哥哥把刘海夹起来的样子好少见啊。
零:等下,吾辈不要……
涉:驳回!不珍惜头发可不行☆~
夏目:……涉哥哥我自己来就行了!
涉:不要客气不要客气都交给我吧☆
宗:你们真是……喂,等一下,为什么要凑过来,我根本没有刘海给你绑啊!
涉:机会难得,来吧,不想和大家步调一致吗!宗!
夏目:…………噗哈哈哈哈…宗哥哥你这样哈哈哈…
零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奏汰:宗,好「年轻」~pukapuka~
宗:啊啊啊啊涉你别跑!你刚刚拍照了吧我看见闪光灯了!俗物!!!


(看完你就知道标题大概是扯淡了)
没什么CP向,cptag大概是私心随手

评论

热度(617)